上海唯美景观设计工程有限公司
  • 上海唯美景观设计工程有限公司
    地 址:上海市徐虹中路20号西岸创意园2-202室
    邮 编:200230
    电 话:021-61122209、60905350、60905283、54590776
    传 真:021-61139033
    在线QQ:
    E-mail:weme@wemechina.com
  • 武汉唯美景观设计工程有限公司
    地 址:武汉市沌口经济开发区太子湖北路武汉设计广场l栋13楼1304
    邮 编:430022
    电 话:027-85782400
    传 真:027-85782400
    E-mail:wh@wemechina.com
  • 项目洽谈热线
    15601985819邓先生   15601985827李女士   021-61122209-8015李女士
  • 企业微博
    唯美中国   上海唯美景观
    武汉唯美景观   圣安唯美Golf

首页 > 唯美景观世界

景观知识

访谈俞孔坚:树人,树景,树观

访谈俞孔坚:树人,树景,树观

   《中国建筑装饰装修》(以下简称《中装》):土人对您来说有什么样的意义呢?"

    俞孔坚:意义自然是多方面的。首先,我当初回国的时候是做教授的,我理论上与知识层面的东西必须要经过实践才能得到社 会的认可,空谈书本是无法令自己站住脚的。于是"土人"就应运而生,我们就有了这样一个地方,一个把知识从理论发展到实践,在实践中检验理论的地方。比 如,我很早的时候就知道"野草之美",当时很多人反对我的观点,全国各地都在追求兴建大草坪的这样一股热潮,我就是从理论出发再实践驳斥了这一观点,今天 看来我是正确的。另外我以前是老师当然现在依然是老师,我这样做也是为我的学生们提供了一个将课本知识应用到实践、从学校走向社会这样一个环境。

   《中装》:好比一个平台? 

    俞孔坚:是的,就是这样一个教学到实践理论到实践的平台,所以它有多重意义。土人给学校和社会这样一种支持,每年我们都有几百万投在科研和教学上,比如说大运河考察,真正的国际基金也就十几万,而我们土人可以一次一百万、五十万这样去投。

   《中装》:我看过您许多的国内外案例,您是一个喜欢挑战和颠覆传统的人吗?

    俞孔坚: 应该说我是一个喜欢创新的人,设计本身就是创新,没创新就没有所谓的设计存在。如果只是传统意识与理念的延续那就只能称其为工艺了而不是设计,所以它必然 要与传统有矛盾,必然要有颠覆性的东西存在。因此,无论在理念上、材料上或者做法上,它都要与传统发生冲突。因为中国的传统可能太悠久了,任何形式的创新 都可能会发生冲突。所以在这样一种环境下你必然要承担许多的压力。

   《中装》:我知道您承担了太多的压力。但至少我知道您是承担的很成功的一位。 

    俞孔坚: 是的,在这个圈子里我是承担了许多压力。至少说是可以承担压力的(笑),各方面的压力都是很大而且我也习惯被人扣帽子了,有些时候这种非议是非常强烈的, 但是我觉的这很正常。可以这么说,如果今天我不去承担这种压力,那将来也会有人去承担,我们每时每刻所做的一些事只要能对我们的事业、我们的国家有好处, 我相信承担这种压力都是值得的。

   《中装》:真是非常感谢您坚持过来!肯定在您之前很多人都被抹杀了? 

    俞孔坚:(笑)因为压力太大。来自各方面的,都没有坚持住。

   《中装》:我知道您在哈佛和一些其他国家的大学经常演讲交流,您是怎样来征服这些学子及教授的?如何来感动他们? 

    俞孔坚: 首先,比如我今年有十几场专门的演讲和几个主题报告,像IFLA(国际景观设计师联合会)在美国以及马上要在澳大利亚举办的以城市设计为主题的演讲。我都 会有新东西发表,这些东西不是在继续陈述中国固有的,而是站在世界潮流中让人领会新的具有中国特色的东西,用一种世界共同的潮流的理论去讨论,这是我觉得 能够让他们感动的地方。当然他们也有许多令我感动的东西,比如说去年在美国举行的一个年会,我有一个主题是关于"稻田在景观中的应用",他们看了都非常的 喜欢,因为在美国的大学有一种思想是喊了1020年的,就是将景观变成一种生产性的可持续的资源性景观。当时很多教授看了之后非常的激动,有的上台就和 我说要将自己的学校里安排类似的稻田进行布置,得到他们的认同真的是很受鼓舞。还有就是在IFLA东区年会上,有人当场就站起来流着眼泪为我鼓掌,很激 动。因为在他们看来中国以前真的是很落后,很多景观设计都是不可持续的,比如大的花坛、大的广场。这种设计思路在外国早就被嗤之以鼻,当他们看到了中国有 这样的一些站在世界前沿的东西时,真的是非常高兴,觉的很不容易。

   《中装》:我拜读过您的《中国景观设计之路》这本书,听说这本书就是写给我们很多市长看的?

    俞孔坚;对,因为这本书到目前也是重印了十几次,在这本书中我就是在向我们的许多"甲方"阐述着这样一种世界领先的思想。我们需要有一种新的可持续的东西,顺应世界潮流的东西,而不是那种过去的对资源造成及大浪费浮夸的景观设计。

   《中装》:那您肯定教育了一大批市长?

    俞孔坚:(笑)是的。首先你要不断的感动市长,感动甲方,感动决策者,你才有机会把你的理念推广出去。就像许多国外的设计师来中国,他们总是抱怨自己的东西不能被中国接受,其实主要是因为他们没有从理念上推广自己的思想,而只是在推广产品或者说只局限于作品本身。

   《中装》:这肯定是一个长期艰巨的工作,您一定走的不平坦。 

    俞孔坚:是的,很艰难。我也经常说,虽然我们设计的思想可能十个里面只有一个被人接受,但是我们的工作还是在发展的,当中国有越来越多的人意识到景观设计的重要性以及如何进行真正好的景观设计时,我们是在不断取得成功的。

   《中装》:您对甲方怎么看? 

    俞孔坚: 可以说我非常感谢这几个认可我们作品的甲方,他们给了我们这样一个机会,都不是通过招标投标的方式实现的,而是直接的联系你、委托你为他们做这样一种设 计。这主要是因为甲方有这样一个认同你的理念来接受你。也说明我们不只是局限于理论,我们的作品是经得起实践验证的。很多外国设计师很惊诧中国会有我们这 样一个如此规模的景观设计公司出现。可能我们这样一个三百多人规模的公司在美国不算什么,但是在中国,这样一个有时代前沿性的实体会创造出更多的价值。

   《中装》:因此可以说您是一个善于把握机会的人? 

    俞孔坚:(笑)有一些吧。 

   《中装》:您对国外设计师怎么看? 

    俞孔坚: 我对大多数来过中国的设计师是非常肯定的,但是他们的许多作品在中国至少没有得到一种全面的认可,我认为主要是由于他们的设计理念没有被中国的甲方所接 受。因此当他们看到我们自己设计的作品时是非常感动的,可以说是我们中国人自己的作品实现了他们未曾在中国实现的设计梦。

   《中装》:我知道您现在还在北大任教,现在教学在您的生活中所占的比重有多大?处在一个什么样的位置? 

    俞孔坚: 应该说是很重要的部分,因为回国最初的目的就是为了教书,而且最终的目的也是教书。作为一个设计师,这样的身份对我来说是远远不够的,我希望我的东西将来 能被一代一代的人承袭发展下去,建立一个体系来改变固有的观念。比如北大景观设计院,这样一个从无到有、发展壮大的学院正是反映了这样的一种思路。从一开 始申办专业就经历了许多无法想象的困难,在学校的部委经历过无数的打击。本来你所做的事情就是要为国家做一些贡献,毕竟谁也不想见到整个中国大地被建得乱 七八糟,但是传统的观念总是害怕你颠覆他们,因此对你处处进行责难。 

   《中装》:有哪些生活习惯对您产生了很重要的影响?包括工作方面或者其他方面的。 

    俞孔坚: 你是指爱好吧,其实我最大的爱好就是教学(笑),因为我的专业可能和其他专业不大一样,因此决定了我最大的爱好就是在我的工作上。具体来说这种乐趣,工作 时我可以在麦田里走一整天,欣赏田园风光,看山看水。我最近正在写一篇文章叫《田园之美》,是写关于第二自然的,我通过在田间的这种长时间的体验,可以把 诸如"甘蔗园"这种乡间的事物应用到我的城市景观设计上,会让我得到很大的满足。我不愿意坐在那里听报告,听演讲,我宁可去田园里散步,体会新鲜的自然, 把我所体会到的东西应用到我的作品中,我认为这是我最大的快乐。 

   《中装》:可以说是在走动中得到灵感吗

    俞孔坚:是的,可以这样说,实际上在走动中可以得到很多的灵感,这就像我小时候的经历一样。小时候放羊、在田里走动、玩。这实际上影响了我很多东西,比如在以后工作中在城市里行走、体验,都给我带来了很大的快乐。

   《中装》:我注意到您谈到小时候的经历时是很快乐的,您小时候很快乐吗

    俞孔坚: 应该从两方面讲,童年其实是不快乐的,但是在田里玩的时候就不会,因为在田里玩的时候你就不会有政治问题,那时候被认为家庭出身不好,压力很大。社会环境 并不快乐,但是生活环境很快乐。那时候社会情况很不好,你出身不好就把你怎样怎样,因此会给自己很大压力。只有在田间的时候才能体验到生活的乐趣。 

   《中装》:所以您从小就要决定做这样一份事业吗?是什么影响到您,决定了您从事现在这样一份事业? 

    俞孔坚:那没有。本质上当然是因为儿时的经历,喜欢自然环境这样一个影响。但是本身上大学报名选专业,可以说还是偶然的。 

   《中装》:那您的运气还是真的很好,当然,这和自身努力也是分不开的

    俞孔坚:是啊(

   《中装》:那您为什么这么执着呢

    俞孔坚:很多人,包括一些老先生也经常这么跟我说,每天顶着这么多压力还要去挑战那么多传统的东西。我想这跟性格有关,我肯定是会去坚持自己认为对的东西,毕竟在学术界,我如果做些顺从的事情可能不会像现在这样辛苦。总的来说还是天生的执着决定的。 

   《中装》:我想问您,针对您今天的成就来说,您觉的主要是靠勤奋还是天赋呢? 

    俞孔坚: 我想两个方面都有吧,天赋就是因为家乡的田园山水,耳濡目染是天赋的一部分。后天就是因为很勤奋,先是遭受了不公平的待遇,要打破这种不公平,人就要奋斗。刚才讲了因为你的出身不好你只有做的比别人更好,你才能得到别人的认可。就像在现在的工作环境一样,面对非议和阻力,你更要加倍努力一样。逆主流去做 事情,你必须勤奋,否则你必然会被淹没掉,不进则退。 

   《中装》:我看过您设计的"汤河的红飘带",作为这个景观的主设计师,您的灵感来源是什么? 

    俞孔坚: 很多灵感都是理性的思考,设计之初我就想为什么我们的这么多城市的河流都被硬化,为什么那么多野草都要除掉去种上鲜花,为什么河流原本的面貌都没有了。为 什么不是亭台楼阁就是西方巴洛克的建筑风格,为什么我们要种大树把原来的小树挖掉,这都是理性的思考。因此我们要做一个完全不同的东西,我们要保留住那些 野草、小树、原始的河道,然后再加上那些你所需要的东西。用一种最节约的方式表达一种最美的方法,不用如此之大的投入去劳民伤财地破坏环境。针对这样一种 现实来提出一种解决方案。因此就有了红飘带,当然红飘带具体说美不美你还要看它与自然的搭配。比如说红色是与自然反差最大的,红色代表中国,代表中国民间 蓬勃向上的诉求,老百姓只有用红色才能表达出这样一种愿望。中国红是一种最具有中国内涵的颜色,比如在中国股票上涨用红色代表而在美国股市出现红色那代表 着下跌。因此红色最能体现中国的特色。另外秦皇岛和毛泽东的联系很强。他在那里休闲、写诗,那些诗也给我很多灵感,那种气势、流动性和汤河本身的特点都给 了我灵感,有很强的中国性。我不会像有的人说的去用一些跟自然很和谐的颜色去修饰这种东西,因为这有违我的初衷就是用最节约的方式最反差的形式去体现我所 要表达的这种理念。用对环境最小的破坏来达到大家满意的效果。两个目标:1、城市化,点亮的感觉。2、我们必须保护好我们的生态环境。工程最小,让周围的 人感觉到所得到的现代化效果最大

发布时间:2012-9-7 10:45:19 返回列表页
上海唯美景观设计工程有限公司
Shanghai WEME Landscape Engineering Co.,Ltd.
版权声明 沪ICP备 09014114号-11